?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愛情 >

比武招親妙事多

時間:2018-01-16 10:57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 將軍的鎖心情人》 《裸女祭雷竊神功》 時光飛逝,一晃又過了一年,這一年之中,甄南仁可謂享盡人間艷福,因為,月狐師徒三人輪流陪他玩樂呀! 她們頗有默契的輪流著,月狐每

热血传奇图片 www.xhygx.icu 《 將軍的鎖心情人》

《裸女祭雷竊神功》

時光飛逝,一晃又過了一年,這一年之中,甄南仁可謂享盡人間艷福,因為,月狐師徒三人輪流陪他玩樂呀!

她們頗有默契的輪流著,月狐每月玩二次,田娃玩六次,田欣玩十二次,她們皆大歡喜的玩樂著。

她們為了避免甄南仁玩虧身子,叫他時時進補,而且不時以靈藥奇珍為她們自己及他進補著。

所以,她們艷若桃李,甄南仁壯如山。

“姐,謝謝你這么一年來之照顧?!?/p>

“別客氣,咱們好比魚水呀!”

“的確,姐,我想請教幾件事?!?/p>

“說呀!”

“你們為何住在此地?你們仗何維生?”

“我曾經殺了一批馬賊取得不少的財物,我至少可以維持三十年,至于我為何住在此地,和你頗有關系?!?/p>

“請說!”

“柳揚有否和你提過崔姬?!?/p>

“沒有!”

“這是他的奇恥大辱,他當然不會提?!?/p>

她又疾挺十余下,方始道:“崔姬今年已逾六十,二十年前,她妒嫉我和柳揚,所以,她性武挫敗我們兩人。

“她制住我們之拍欲強行求歡。卻遭柳揚堅拒,於是,她一刀削去柳揚之寶貝,方始放走我們?!?/p>

“??!這么狠呀!”

“是的!我們為了復仇而搏殺六合老人取走六合掌法,我一時貪心而設計毀去膺本致令令他含恨而歸隱。

“這些年來,我發現六合掌法只適合男人修煉,我又不愿去找他,所以,我訓練田娃二人及這群女孩子欲對付崔姬?!?/p>

“抱歉,我壞子你的計劃?!?/p>

“格格!錯矣!你抵得過她們二人,我全部寄望你啦!”

“請吩咐!”

“你總全六合掌法之后,便化名出現江湖,你的目標是混入崔姬身旁,我要你將她高成脫陰而亡?!?/p>

“這……”

“格格!你認為她已逾六十,必是雞皮鶴發的老太婆嗎?錯了!她會服食長春丹,一直保持妙齡女子之容貌哩!”

“真的呀?”

“她和蒲公英頗有來往,你可以趁機對付蒲公英?!?/p>

“太好啦!”

“我正在安排你如何接近她,你別急?!?/p>

“謝謝!”“姐,你真迷人”“格格!你也是如此的哄丫頭二人吧?”

“不!她們不夠成熟?!?/p>

“格洛!別惹她們吃醋?!?/p>

“不會啦!她們也有自知之明呀!”

“格格!好弟弟,姐姐-定為你鞠躬盡瘁?!?/p>

“姐姐,謝謝你?!?/p>

兩人像愉快的溫存著。

翌日起,甄南仁仍然在白天專心練習六合掌法,月狐則指揮五十名少女易容進入中原探聽消息及安排著。

時光飛逝,清明時節,月狐親自為甄南仁易容為一位大帥哥之后,含笑道:“弟,你就取名為甄強吧!”

“好呀!甄強,實在強也!”

“格格!對,聽過招賢莊吧?”

“聽過,我也去過呀!莊主侯昭賢為人四海,挺好客哩!”

“他決定在六月一日起為其女楚楚舉辦比武招親,二十歲至三十歲之田人皆可以參加,你就去享享艷福吧!”

“這……你呢?”

“我當然會帶人暗中接應你。你記住這個手勢?!?/p>

說著,她的左手食指尖便搭上拇指尖。

甄南仁跟著扣成小圓道:“這樣嗎?”

“是的!若是中指扣拇指,代表急事。你就設法和對方會昭?!?/p>

“是!”

“你就以六合老人閉門弟子自居,因為。他一生末收傳人?!薄笆?!”

“這是你的假身份,你記住它?!?/p>

說站,她便遞出-張紙。

甄南仁瞧了三遍之后,便遞還紙道:“挺單純的?!?/p>

月孤揉碎紙道:“招親之事已經傳遍武林,蒲公英及崔姬必會派人去現場,你就好好的展現你的魅力吧!”

“好呀!”

“總之,你見機行事,我們會配合你?!?/p>

“謝謝你,我該如何陪你呢?”

“我們自會安排,用膳吧!”

二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不久,她坐在他的大腿,兩人便邊玩邊喝酒。

一個半時辰之后,兩人方始盡興的收兵。

“弟;你可別見了新人忘舊人喔!”

“不會啦!新人嫩得很,不好玩啦!”

“格格!行家?!?/p>

兩人便愛撫的歡敘著。

金陵,自古以來,便是政治,經濟及軍事重地金陵的風景及古跡帶來人潮。使它終年皆熱鬧紛紛。

五月天,金陵風和日麗,更吸引觀光人潮。

尤其招賢莊比武招親盛況更吸引大批的武林人物他們生性豪邁又出手大方,金陵各家店面主人及小二們皆撈翻啦!

五月二十四日中午,甄南仁一身藍綢英雄裝出現於招賢莊大門前,立即吸引二位看門青年的妒羨眼光。

甄南仁含笑走到有側之公告欄,便欣賞著內容。

不久,他一走到大門前,一名青年便陪笑道:“歡迎光臨!”

甄南仁含笑頷首道:“如何登民參加比武?”

“請跟小的來?!?/p>

他一跟入大門,便注視現場,只見通道兩側各有六張桌椅,桌旁各站有二名青年,他們正在協助當事人辦理登記手續。

帶路青年陪笑道:“公子在此登記吧!”

“謝啦!”

他-上前,便有一名青年迎來道:“歡迎,請入座?!?/p>

他一入座,立即提筆寫下姓名,年齡、藉貫及門派,當他寫下六合老人,兩名青年神色一怔,立即互視一眼。

他一擱筆,便含笑道:“行了吧?”

“是的!請跟小的入客房稍歇?!?/p>

“謝啦!我已經投宿,下月一日比武吧?”

“是的!請公子提前一天來敝莊抽纖及了解比武方式和程序?!?/p>

“好!喝茶吧!”“叭!”一聲,兩錠黃金已經放在桌上。

“銘謝公子厚賜!”

他哈哈-笑,便行向大門。

他又拋給方才帶路青年一錠黃金,方始離去。

他先返客棧用過膳,方始出游。

由於時間充裕,他便悠哉的逛著。

接連五天,他便一直穿身於名勝古跡之間。

五月三十日上午,甄南仁愉快的到達招賢莊,上回獲賞之青年立即巴結的前采行禮道∶“祝公子抽得吉祥號碼?!?/p>

“哈哈!謝啦!”

說著,他立即又遞出一錠金元寶。

青年連連謝道:“小的為公子帶路,請!”

說著,他便陪笑在前帶路。

招賢莊既寬又豪華,一草一木皆經過精心的設計,出身平凡的甄南仁不由暗暗的贊賞及羨慕著。莊內有不少人在各處輕聲交談或背景,其中大多是青年,甄南仁明白他們皆參加比武招親,他不由一直含笑而行。

不久,青年帶他進入大廳道:“公子,此地便是抽簽場所,這些座位可以自由選擇,請!”

“謝啦!”

青年一離去,甄南仁便打量現場。

此廳甚寬,六、七百幅座頭-擺,仍然未見擁擠。

甄南仁朝第一排最中央座頭一坐,他一見桌上擺著瓜子及糖果,於是,他翹著二郎腿悠哉的磕瓜子。

不久,二名青年快步入內,甄南仁瞄了他們一眼,立見右側之人前來道:“這位公子可否換個位子?”

“換位子?有排定座位嗎?”

“侯莊主一視同仁,并未排定座位?!?/p>

“我不配坐這個位子嗎?”

“那倒不是,公子可否讓敝公子坐上此位子?”

“沒此必要?!?/p>

“公子認識敝公子嗎?”

說著他便遞出一塊腰牌。

甄南仁瞄也不瞄腰牌,立即道:“不認識!”

“敝公子便是‘玉扇公子’?!?/p>

“不認識!”

“公子知道五扇莊否?”

“不知道!”

“在下愿以百兩銀子換取此座位,如何?”

“我只值一百兩銀子嗎?”

“請公子別誤會!”

“夠啦!別煩我啦!”

二位青年只好悻悻而去。

不久,青年們三三兩兩的入廳,他們一見有人在首位磕瓜子,他們怔了一下,便入座低聲議論著。

不久,一位中年人率十二名青年入廳,立見中年人自我介紹道:“在下侯承杰忝掌敝莊總管,歡迎各位公子?!?/p>

立即有不少青年巴結的拱手道:“參見總管?!?/p>

甄南仁只是略一頷首,便繼續吃點心。侯承杰便帶十二名青年在廳口迎接著。

青年們魚貫而入,他們為了保持風度及觀察現場,所以,他們皆一直往后座,前六排一直只有甄南仁一人。

不久。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兒結伴入內,他們瞄了甄南仁一眼之后,立即客套的行禮及讓座著。

觀場經過一陣熱鬧之后,他們方始入座。

不過,第一排仍只坐著甄南仁而己不久,侯總管欣然喊句:“朱公子!”立即哈腰拱手。

一聲“幸會!”之后,一位俊逸青年帶九名青年出現,雙方行過禮后,朱總管便陪他們來到第一排。

俊逸青年不但帥,服裝更帥,他之出現,廳中立即一陣沉靜,眾人之視線亦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卻只是瞧著甄南仁。

甄南仁卻置之淡理的將瓜殼放入空盤中。

侯總管陪笑道:“朱公子,各位公于,請!”

俊逸青年立即坐於甄南仁之右側。

其余九人便依序入座。

侯總管上臺道:“在下首先代表莊主喝誠歡迎各位公子?!?/p>

說著,他立即做個環揖。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謝謝各位公子,在下趁著莊主尚未和各位公子見面之前,在下先報告比武之相關規則供各位公子參考。

“本次比武招親之宗旨在為敝莊姑娘擇婿,比武區分為初賽、復賽、決賽及總決賽四種?!?/p>

“簡而言之,初、復、決賽皆采取淘汰制,落敗之人即失去晉升資格,總決賽則采取循環計分方式?!?/p>

“為了爭取時間,自明日起,在敝莊右則十二座比武臺上,同時有二十四位公子比武,勝負揭曉之后,便由另一組接續。

“待會就請各位公子抽出簽號,由於人數多達八百二十人,請各位公于勿客氣的直接抽號,別因為客套而浪費時間?!?/p>

立見二位青年將一個大紅虹方箱抬到臺前。

接著,六名青年便捧冊入座於六張桌后。

候總管道:“敝主已經編妥八百二十十號碼紙,在下已把它們放入箱中,各位公子再依登記順序前來抽號?!?/p>

說著,他已經由桌下捧出十個紙袋。

二名青年立即將袋中之紙團倒入大箱中。

侯總管捧箱上沖下洗、左搓右揉一陣子,方始放手。

一名青年立即道:“有請洪公子抽號,池公子,許公子請準備?!?/p>

立即有三名青年含笑行出。

第一名青年抽出一張書有一百二十五之紙團之后,侯總管立即含笑道:“恭喜!

請公子入座!”

莊中青年立即以紅筆在名冊寫下一百二個五。

青年們便以此種方式順利的列隊抽號。

半個時辰之后、甄南仁上前一抽,居然是第-號,眾人不由-怔,俊逸青年更是為之鎖上劍眉。

甄南仁哈哈一笑,立即返座。

又等了半個時辰,眾人皆已抽妥號碼,侯總管含笑道:“各位稍候,在下這就去恭請敝莊莊主出來和各位見面?!?/p>

說著,他立即離去。

青年們立即抬起紅箱及名冊。

不久,侯總管已經陪著一位俊逸中年人入廳,青年們立即起身鼓掌,唯有甄南仁仍然坐於原位。

這位俊逸中年入正是以“四?!蔽琶吶南妥骱鈁嚴?,他含笑拱手致意之后,便站到臺前道:“各位公子請入座?!?/p>

青年們便含笑入座。

侯昭賢道:“首先,吾感謝各位公子支持本次比武招親,各位公子之踴躍報名,實在超逾吾之估計。

“本莊一向廣結善緣,本次活動除了擇婿之外,更欲結交各位,因為,各位皆是年青一代之后杰。

“本次活動一共禮聘十二位武學名老擔任裁判工作,他們一定會作最公平的裁判,衣各位公子放心。

“比武以點到為止,宜避免見血,更不宜因為比武而傷和氣,吾不希望獲得一位乘龍快婿而少了更多的朋友。

“明日辰時起,便要依照各位公子方才所抽號而進行密集比武,請各位公子配合本莊完成這項盛舉。

侯總管:“各位公子可有疑問之處?”

立即有一人起身道:“復賽時,是否重新抽簽?”

“是的!在下補充一件事,為了爭取時間,明日一共有十二個比武臺同時進行比武,每座比武臺由-號編至十二號。

“甄公子及賀公子抽中一號及二號,他們便在一號臺上比武,二十五號及二十六號、四十九號及五十號,七十三號及七十四號便在一號臺前等候。

“再過一個時辰,各位公子之比武順序及場所便會公告於大門前,各位公子不妨去瞧瞧,不知各位公子尚有何疑問?”

眾人立即一陣寂靜。

甄南仁問道:“可否請侯姑娘和大家見見面?”

立即有不少人為這個冒昧點子而一怔!

侯昭賢含笑道:“小女會在午宴和各位見面?!?/p>

侯總管向道:“各位尚有何疑問?”

眾人寂靜一陣子,侯昭賢立即道:“請各位稍歇再入席吧!”

說著,他立即含笑下臺。

青年們立即又起立恭送。

甄南仁則坐在椅上吃著點心。

不久,侯總管含笑道:“各位公子稍歇,待會再入席吧!”

說著,他立即離去。

甄南仁一起身,便逕自離去。

廳中之青年們立即批評他的無禮及狂妄。

甄南仁聽在耳中,卻置之不理的在莊內逛著。

招賢莊依山傍湖而建,它占地二甲余,房舍既多又華美甄南仁逛了一降子,便走到右側比武臺前瞧著。

十二個高臺搭建得既高又雄偉,它們環繞四周而搭,中央地面則設了七、八千張板凳,至少可以容納二萬名觀眾哩!

甄南仁一逛回大門,那位青年立即道:“公子快入席吧!”

他道句:“謝啦!”立即入莊。

不久,他已經進入寬敞整齊的餐廳,只見青年們皆已入座,侯總管正在招呼十二名老者坐人中央之席旁。

他一見主桌右側尚有空位,他立即含笑行去。

招賢莊甚為重視此宴,侯昭賢除了招待比武者,更安排十二名裁判及莊內重要人物興會,場面可謂隆重之至。

中央一帶之座位-向較尊高,所以,青年們皆不敢入座,甄南仁這-入座立即引來不少人的不爽及不滿。

不過,他們皆保持風度的忍了下來。

甄南仁朝同桌的七名中年人一頷首,便含笑欣賞餐具。

桌上清一色的銀制餐具,既可展耀財力又可驗毒,招賢莊果真不凡。

不久,侯昭賢夫婦及一位青年,一位少女依次入內。

甄南仁一瞄少女,立即忖道:“真美,難怪會有如此多人參加比武?!?/p>

他立即望向侯昭賢付道:“此人氣熱不凡哩!”

不久,侯昭賢一入座,立即起身道:“歡迎各位公子參與本次比武招親。粗菜淡酒不成敬意,請各位公子取用?!?/p>

說著,他立即入座。

眾人便默默用膳。

與甄南仁同桌之七人乃是侯昭賢禮聘入莊擔任文武工作之人,他們一見他如此大膽同席,不由留下深刻印象。

甄南仁卻大方從容用膳。

膳后,侯昭賢便介紹十二名老者,他們皆是各派長老,由於他們明日將擔任裁判,所以,青年們頗為注意。

侯昭賢又強調比武之公平性及和氣之后,方始陪眾人及十二名裁判離去,青年們亦結伴離去。

甄南仁俊同席七人離去之后,方始啟行,立見一名魁梧青年來道:“兄弟,你是誰?你太大牌了吧?”

甄南仁含笑道:“我叫甄強,我不大明白大牌之意?”

“你今日兩度占首位,便是耍大牌?!?/p>

“你為何不占首位呢?”

“我知禮,我守禮,不似你這般狂妄,無知,失禮!”

“見仁見智,我覺得我沒有錯!”

“哼!你別逼我扁稱?!?/p>

甄南仁笑道:“別傷和氣,你忘了莊主方才之言嗎?”

“媽的!你若有種咱們就到外面去?!?/p>

“別急,只要你有種而未被淘汰,咱們遲早可以在比武臺上見面,屆時,咱們再好好的玩一玩,如何?”

“好,我秦風一定痛扁你?!?/p>

說著,他便板臉而立。

甄南仁朝附近之人一笑,立即行去。

那批人卻報以冷淡的眼神哩!

甄南仁一出餐廳,便逕自離開招賢莊、他存心查查別人對他不滿的程度,所以,他直接返回客棧歇息著。

那知,青年們為了風度,皆未打擾他哩!

翌日上午卯中時分,甄南仁一來到招賢莊,便見大門右側之公告欄上已經貼著比武人員之名單,順序及場所。

他望著自己名列於首位。不由含笑忖道:“老天賜我一號,我一定要奪魁,我一定要打響這一炮?!?/p>

他立即含笑步入莊中。

立見侯總管迎來道:“甄公子,請入廳稍候,待會再一起入場吧!”

“請!”

甄南仁一入廳,便見不少人已經入座。而且每張椅背皆貼著-張紅紙,紅紙上則以黑筆寫下號碼。

他立即坐上一號椅。

不久,一位英雄服青年坐上一號椅,他瞪下甄南仁一眼,立即沉聲道:“風哥要我先教訓你一頓?!?/p>

“秦風嗎?”

“不錯!”

“你若扁我,他就沒機會扁我,怎么辦?”

“涼伴,你等著入江喂魚吧!”

“好兇喔!你是那一派呀!”

“我是青城弟子?!?/p>

“喔!你是小牛鼻呀!”

“螞的!你欠揍呀?”

“別激動,小聲些,上臺再打個過癮吧!”

“媽的!我今天非好好教訓你不可!”

立見奏風行來道:“小子、你給我小心些?!?/p>

甄南仁含笑道:“保持風度,請返坐吧!”

秦風冷冷一哼!立即返座。

不久,侯總管入內道:“各位皆知道比武場所吧!”

“知道!”

“現場已經人山人海、各位公子大顯神通吧!請!”

甄南仁立即起身跟去。

其余之人悟按順序跟去。

他們一接近比武場,大門口便響起一陣密集鞭炮聲,甄南仁心兒一振奮,嘴角立即浮現出笑容。

他們一入內,果見臺前之板凳已經坐滿人,掌聲更是如雷傳出,甄南仁高舉雙手,含笑邊走邊向眾人招呼著。

立見十二名少女分別引導他們行往比武臺。

比武臺前整齊的擺著七十幅座頭,甄南仁朝臺前人群揮揮手,便愉快的入座及逕自品茗著。

他們入席之后,侯昭賢掠上一號比武臺道:“歡迎各位蒞臨,光陰寶貴,請十二位裁判上臺吧!”

十二名老者立即各登一臺。

侯昭賢含笑道:“請一至、二十四號公子上臺吧!”

甄南仁一起身,便和那位青年一起上臺。

那青年賣弄的翻身落臺,立即博得一陣掌聲。

坐在老者身旁之中年人立即道:“甄強對祝榮???!”

祝榮海一拔劍,甄南仁立即道:“別急,先向裁判行個禮,再向大家請個安咱們再先禮后兵吧!”

“行!”

兩人立即向裁判及臺下行禮。

兩人互一拱手,祝榮海立即喝道:“你的兵刃呢?”

甄南仁撫手道:“就是它們?!?/p>

“好,出招吧!”

“你出招吧!你不是迫不及待了嗎?”

“好,看劍!”

“刷!”一聲。三剁?;ù啪⑵砝?。

甄南仁微微一笑,立即向右一閃。

祝榮海立即一招緊接一招的搶攻著。

青城派之“亂披風劍招”以迅速疾見長,祝榮海功急進,所以,臺上立即劍光霍霍及咻咻連響。

甄南仁卻似飄絮般飄閃。

祝榮誨疾攻一遭之后,邊攻邊喝道:“你為何不還手?”

“你不是要扁我嗎?我成全你?!?/p>

“媽的!你真的皮癢啦!”

說著,他立即全力撲攻。

甄南仁邊閃邊道:“可惜,只差一點而已,加油?!?/p>

祝榮海猛攻,甄南仁猛批評指教,場面十分的有趣,沒多久。二、三萬人的眼光皆集中於第一號比武臺啦!

祝榮海又疾攻三遍,仍然沾不到對方的衣角,他暗覺不對勁,可是,他已經騎上虎,他必須硬著頭皮沖啦!

甄南仁笑遭:“你是否心有余而力不足啦!”

“你只會躲嗎?”

“我怕你招架不住呀!”

“媽的!攻呀!”

“好!你小心啦!”

“刷!”一聲,他閃到祝榮海的正面,立即攻出三招,祝榮?;詠I簾?,勉強的躲向右側。

甄南仁順手一拂,立即拂中祝榮海的“笑穴”。

祝榮海踉蹌跑三步,便哈哈笑道:“小子,哈哈哈……你……哈哈哈!”

他便發瘋般邊笑邊揚劍確來。

立聽老者喝道:“甄強獲勝?!?/p>

甄南仁向右一閃,便反手僻開祝榮海的“笑穴”。

祝榮海呃了一聲,立即反手砍來-劍。

甄南仁以指挾劍道:“保持風度?!?/p>

“你……你……我殺了你!”

立聽老者喝道:“勝負已判,請!”

甄南仁一松手,便向老者及臺下行禮。

他淡然一笑便向祝榮海拱手道:“別占用他人的時間?!?/p>

說著;他便掠向臺下。

坐在臺前等候比武之六七十人立即神色復雜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武功已經使他們的信心大受挫折啦!

現場之觀眾卻熱情的鼓掌著。

他揮揮手,立即入座。

祝榮海一下臺,立即悻然離去。

二十五號及二十六號青年立即掠上臺。

他們行禮之后,立即揮劍進攻。

甄南仁瞧了一陣子,便不感興趣的望向別處。

另外十-座比武臺上之青年們仍在激戰,他們的修為皆差不多,所以,他們拚斗迄今,仍然分不出高低。

甄南仁忖道:“哇操!若照這種進度,預賽至少要進行十天,復賽再五天,決賽二至三天,總決賽得拖到二十天之后啦!”

他立即悠哉的欣賞著。

坐在第九個比武臺前之玉扇公子卻一直推敲著甄南仁的身法,因為,他已經將甄甫仁視為唯一之勁敵啦!

這天上午,一共有三十六組分出勝負,晌午時分,侯總管立即邀他們入大廳用膳,甄南仁仍然大牌的坐在中央桌旁。

膳后,侯總管宣布道:“參加比武之人可以自由活動,一十三至二百號之公子務必要出席,以免發生不克比武遭淘汰之事?!?/p>

說著,他立即含笑離去。

甄南仁不愿和祝榮海嚕蘇,他仍然前往比武場。

這些歌頌之話令他聽得暗爽不已啦!

末時一到,二十四又上臺比武。第五號臺上之丐幫弟子手持打狗棒對付一位持槍青年,甄南仁立即大感興趣。

持槍青年施展一路“楊家槍法”,他仗著長槍全力施展,當場攻得那位丐幫弟子只有招架及閃躲的份。

甄南仁模擬自己為丐幫青年專心的拆招著。

不久,丐幫弟子挨了一槍,立即踉蹌退去。

“承認!”

“高明!”雙方行過禮,立即聯袂下臺。

甄南仁已經有了對策,立即微笑著。

黃昏時分,他看見一名壯漢錘砸攻一位使劍青年,兩人互有攻守,立即引起甄南仁的注意。

兩人拼斗將近半個時辰,壯漢倏地走偏鋒的迎肩掃砸,青年剛刺肩,立即發現不對勁啦!

青年正欲撤身,右肋已經挨了一錘。

壯漢哈哈一笑,立即收錘挺立。

甄南仁暗笑道:“笨拙之至,粗俗之至!”

天一黑,侯總管立即宣布歇戰。

甄南仁從容跟入大廳用膳之后,便住進客房。

他猜忖祝萊海及其親友必然會在客棧候他,他不愿在此時鬧事,他更要嘔嘔他們,所以,他住在招賢莊內。

接連六天,甄南仁一直觀戰及住在招賢莊中,他發現不時有人在盯著他,他研判對方不敢在此胡來,便從容觀戰。

這天上午他終於見識玉扇公子的扇招、他不由注視著。

和玉扇公子過招之人是點蒼弟手,他全力施展“蒼鷹劍招”,可是,他的修為無法充分發揮點蒼派的“招牌劍招”。

反觀玉扇公子身似流云,扇似疾雷般進攻,不出盞茶時間,點蒼弟子立即挨了一扇及持劍甘拜下風。

下臺立即愉快的行過禮,立即下臺入座。

甄南仁付道:“小卡司,看來我贏定啦!”

翌日上午,預賽全部結束,眾人立即返廳用膳。

膳后。四百-十名獲勝者立即抽簽。

哇操,可真邪門,甄南仁率先一抽,居然又抽中一號,他當場哈哈一笑,其余之人不由為人一怔!

玉扇公子更是鎖上劍眉。

不到半個時辰,四百一十人皆已經抽完簽,侯總管徵求他們同意之后,一至二十四號立即聯袂登上比武臺。

其余之人則循序入座等候。

和甄南仁對戰之人是位丐幫弟子,只見他揚起打狗棒,立即攻來,甄南仁仍然從容的飄閃防守著。

他一直挨對方攻過三輪之后,只見他倏抬左掌,立即扣住打狗棒,他的右手一切,立即切中對方的腕脈。

叫化棒一脫手,對方立即道:“高明!”

甄南仁塞回打狗棒,立即含笑拱手道:“得罪啦!”

老者立即喝道:“甄強獲勝?!?/p>

甄南仁行過禮,便含笑下臺入座。

他便悠哉的繼續觀戰。

大門側之公告欄正好在此時貼上復賽人員名單,守門之青年立即上前道:“甄公子又獲勝了,真行!”

立即有不少人認同的點頭。

祝榮溜卻在遠處咬牙切齒。第四天上午已中時分,復賽一結束,二百零五名獲勝之人立即入廳準備抽簽,立即廳玉扇公子道:“本公子有意見?!?/p>

侯總管含笑道:“請說!”

“不宜再由甄公子先抽簽?!?/p>

“甄公子有何意見?”

甄南仁含笑道:“我不必參賽吧?反正多出一人嘛!”

立聽秦風喝道:“不行!你憑什么如此做?”

“哈哈!朱公子胡言,我也亂語吧!”

玉扇公子沉容道:“本公子豈會胡言,大家已經百般容忍你啦!”

“好吧!我最后抽,你爽了吧?”

“哼!”

侯總管取出一張紙道:“抽中這張空白紙之人,可以免賽晉級?!?/p>

眾人立即點頭同意。

於是,侯總管將白紙和其他紙放箱內及搖箱著。

不久,玉扇公子率先抽,他一見自己插出四十四號,不由一怔!

甄南仁含笑忖道:“哼!那有抽中一號之命呢?”

青年們依序抽之完后,甄南仁含笑道:“哈哈!我沒有說錯吧!這老天爺也認為我可以免費晉級啦!”

侯總管一拆箱,便拈起唯一之紙道:“甄公子免試普級?!?/p>

甄南仁不由哈哈一笑!

青年們立即神色一怔!

侯總管含笑道:“各位請用膳吧!”

甄南仁哈哈一笑,便率先步向餐廳。

落選之人已經不好意思入膳,甄南仁等二百零五人便和侯昭賢父子及十二位裁判一起默默的用膳。

倏見祝榮海入內遭:“我抗議,甄強不該免賽晉級?!?/p>

侯總管含笑道:“抱歉!此乃抽簽之結果?!?/p>

“我懷疑抽簽之公正性,他不該每次皆先抽簽?!?/p>

“抱歉!甄公子方才殿后?!?/p>

“當真?”

秦風點頭遭:“總管沒說錯!”

祝榮海立即臉紅的拱手離去。

甄南仁一直從容用膳,此時更是默默咀菜,侯昭賢瞧得暗喜道:“夠沉穩,吾能獲此賢婿,實在太好啦!”

膳后,甄南仁便返回客房稍歇。

未初時分,他再度入座觀戰著。

半個時辰之后,玉扇公子和揮錘壯漢一拆招,一剛一柔之戰,立即吸引甄南仁及現場不少人員之注意。

壯漢此番不再放手猛砸,他在攻守之間緊守門戶,玉扇公子之招式卻仍然似水銀瀉地的錄隙鉆攻不已。

半個時辰之后,玉扇公子已經穩占上風,壯漢明知必敗,卻仍然彪悍的揮錘砸掃,玉扇公子一時也獲不了勝。

他被逼得施展出“狂風沙”絕技啦!

扇影如山掃出勁猛之功力,壯僅立即招式大亂。

“叭!”一聲,壯漢的右肩挨了一招,立即收錘道:“高明!”

“承讓!”

兩人行過禮,便聯袂下臺。

甄南仁立即閉目回想玉扇公子的招式。

這天下午,他完全浸淫於玉扇公于之招式。

接連二天,他用過膳,便在房中訴招著。

這天下午,決賽一結束,一百零二人便脫穎而出。

甄南仁正在房中練招,倏聽敲門聲道:“吾乃侯昭賢?!?/p>

“莊主請進?!?/p>

侯昭賢一入內,便含笑道:“決賽已經結束啦!”

“真快!明日起便進行總決賽了吧?”

“不錯!吾為了爭取時間,欲請教公子一件事?!薄把災匾?!莊主吩咐吧!”

“吾打算再進行三次淘汰賽,再讓十三人循環賽,如何?”

“好點子,我同意!”

“謝謝!公子有何高見?”

“沒有,貴莊安排妥當矣!”

“很好,打擾矣!”

“不敢當!”

“半個時辰之后,請公子入廳一敘?!?/p>

“是!”

侯昭賢-去,甄南仁便喝茗及運功。

半個時辰后,他一入廳,便見玉扇公子諸人已經在座,侯總管一指著中央空椅,他立即含笑入座。

侯總管道:“目前計有一百零三入,勢必有一人可以免賽升級,為了公平起見,仍然安排一張空白簽?!?/p>

說著,他已經取出一張白紙。

紙上的殷紅“!”字,代表甄南仁又抽中-號。

玉扇公子不由忖道:“他不是一號,便是免費升級,上天當真屬意他嗎?不行,我-定要得到侯佩儀?!?/p>

侯總管含笑道:“明早再賽,請各位公子歇息吧!”

甄南仁立即含笑離廳。

立見祝榮海迎來道:“小子,你敢出莊嗎?”

“我不屑你血氣之斗!”

“你怕啦!”

“比武結束之后,我會好好陪你?!?/p>

“哼!你妄想靠招賢莊替你撐腰!”

“別激將,你身為弟子該檢點言行?!?/p>

“本派之人要為我討回公道,你敢來嗎?”

“敢,不過,時機尚未成熟?!?/p>

“哼!說穿了,你還不是怕我?!?/p>

“我不吃激將計,失陪!”

說著,他便行向左前方。

祝榮海閃身-擋道:“你的包袱快被拋出客棧啦!”

“幾套臭衣衫,不要也罷!”

“你……你當真不肯跟我出去嗎?”

“時機未至,失陪!”

“刷!”-聲,他已經閃出八丈遠。

祝榮海一咬牙,方始悻悻離去。

甄南仁一返房,便默默的運功著。

=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