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校園 >

絕配母子情

時間:2018-01-31 02:20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 家中的亂倫》 《激情世界杯 》 第一章 糊涂救美結良緣 梁君原本是一個和快樂的人,家道殷實,人也長得帥氣,畢業后又有一分體面的工作。唯一稍微有點美中不足的是父親對他不

热血传奇图片 www.xhygx.icu 《 家中的亂倫》

《激情世界杯 》

第一章 糊涂救美結良緣

梁君原本是一個和快樂的人,家道殷實,人也長得帥氣,畢業后又有一分體面的工作。唯一稍微有點美中不足的是父親對他不怎么好,還有就是沒有一個親媽。雖然后媽從小對他也不壞,但是那不是母愛,他知道的。不過總體來說,他的日子還是過得很愜意的。

可是,這一切從半年前跟他一點關系就沒有了。半年前,他跟一個漂亮的女孩步入了結婚的殿堂,但是,那不是幸福的開始,而是悲劇的開始。洞房花燭夜,他也激情了,但是激情的后果是,被送去了醫院。他的陰莖很特別,有點向狗的那東西,在進入新娘陰道深處后,龜頭膨脹了幾倍,像個大肉球一樣,而且龜頭表面還長出了一顆顆小肉刺,卡在了新娘的陰道深處,愣是拔不出來。新娘疼得死去活來,最后,折騰了一個小時,在新娘痛暈過去后,才不得不打120 叫救護車。在醫生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才把兩人下體分開。第二天,新娘就要跟他離婚,說他是怪物,沒辦法跟他過,他苦苦哀求之下,還是沒能挽救他們短暫的婚姻。

婚姻破滅后,他產生了自卑,他不想承認自己是怪物,于是,從來都沒想過去嫖娼的他在一天的夜晚去了一家酒店,叫了一個小姐。結果,等剛起激情的時候,他那根東西又龜頭膨脹變化起來,卡在了小姐的陰道里,小姐痛得大叫,結果,又是叫了醫生來才解決了問題。

而這次,他的事情也被大家所知道了,大家都帶著怪異的眼光看他,他實在受不了了,就辭了工作,獨自一人來到了A 市,簡單找了份工作安頓了下來。

在A 市,他還不死心,去醫院專門找了醫生看,醫生診斷后說,他這是屬于陰莖變異,在性交時龜頭就會膨脹兩三倍,龜頭內側還會有肉刺突起,起到了類似倒鉤的作用,讓陰莖拔不出來,只有射精后才會恢復原狀,但是,他偏偏就很難射精,所以,就造成了進去后很難出來的情況。而一般女性的陰道根本受不了他這樣的陰莖,所以,醫生建議他以后最好不要再做性交行為,并對他的這種怪癥表示無能為力。聽了醫生的診斷后,他的心死了一大半。整個人也消沉了下來,漸漸酗酒了起來。

這天夜里,已經很深了,他自己一個人有點搖晃的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這是一段比較暗的路,靠近城市郊區,附近都沒有人家。

突然,他聽到了一聲喊「救命」的聲音,是個女聲,好象是從不遠處的一個拐角那里傳來的。接著,又連續傳來了幾聲驚恐的「救命」聲,伴隨著幾聲音男子的淫笑聲。他一猜,就猜到估計是哪個淫賊在劫色了。

他本不想理會的,他現在連自己都不在乎,還在乎別人的事情。但是,接下來聽到的一句話讓他憤怒了「別叫了,沒人會聽到的,這鬼地方哪里還有別人,哈哈,即使有,在哥幾個面前,他也是廢柴一個,保證不敢壞我們的好事情,你就乖乖的讓我們爽一把,保證不傷你性命,哈哈,看不出三四十歲的人了,臉蛋皮膚還保持得這么好,老子今晚有福了,強子,猛子,快按住她,我先干一炮,等下輪到你們?!埂阜喜??廢柴?誰是廢柴?不,我不是廢柴,不是……、?。。?!」。梁君有點昏沉的腦子里一聽到廢柴兩個字,就徹底的怒了,自從離開家后,他最聽不得別人在他面前提廢柴兩個字,因為,他已經聽得太多了,正是那兩個字,讓他受不了而離開了家。

「操你媽的!」他大吼一聲,兩手從路邊各操起一塊磚頭,身形有點搖晃的就沖了過去。

轉過拐角,醉眼看到三個男青年正圍住一個女的。那女的被按住了手腳,躺在一塊水泥板上,裙子被拉到了腰部,雙腿被拉開,叫喊掙扎著,但沒能掙開。

其中一個男青年已經把褲子脫到了腿彎那里,跪在她的兩腿中間位置扶住她的腿,看來正準備上了。

梁君也不管他,此刻他只想上去狠狠的拍了那幾個混蛋,「廢柴,他媽的看誰才是廢柴,老子最恨別人說我廢柴,一個對三個?老子怕誰,老子連命都不要了還怕誰,操你媽的!」那幾個男青年聽到有人大吼一聲,剛驚覺回頭看,就看都有個黑影從拐角那里飛快的沖了過來。

脫了褲子的那人還沒反應過來,腦門那里就挨了一記磚頭重砸,當場眼一黑就不醒人事了,旁邊那兩個,反應快點,忙躲閃,但有一個還是肩膀挨了一下,當下疼痛難忍,慘嚎起來,估計是骨頭裂了。

梁君來了這么兩下,自己也失去了重心,摔倒在了旁邊。那個沒受傷的回過神來,見梁君只有一個人,也火了,當下掏出一把尖刀,撲上來朝往梁君身上就是狠捅一通,頓時刀刀入肉,熱血猛流。

梁君本來還有點混沌的腦子被劇痛刺激,頓時清醒了一大半。他也不懼,滾到一邊忙爬起來,單腿支撐著身體,渾身是血的照樣揮起磚頭朝那拿刀青年撲上去,一副拼命的架勢。那狠樣,誰見了誰都膽寒。那青年看了也怕了,也不顧同伙,自己跑了,他這一跑,那肩膀受傷的小子也忍痛跟著跑了。梁君大吼著追了幾米,兩眼一黑,就倒了下來。

********************

A 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護病房里,一個約四十歲左右的穿著移動公司深藍色套裙、挽著職業發式、身材高挑而豐滿勻稱的成熟女人正在焦急的看著醫生給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梁君檢查,她那漂亮嫵媚的臉上,滿是緊張和擔心的神色。

過一會,醫生檢查完畢,她忙過來問道:「醫生,他怎么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

醫生面色凝重的道:「病人身上被捅了十幾刀,有幾刀傷到了要害,又失血過多,雖然我們已經盡力搶救,但是,現在他的情況很不樂觀,希望他能挺過來?!埂敢繳?,你們一定要救救他,花多少錢都無所謂,只要你們能把人救過來,拜托了?!鼓橋艘惶?,頓時急了,忙說道。

醫生搖了搖頭道:「不是錢的問題,我們已經用最好的醫生和最好的藥物器械來救他了,我們已經盡力了,剩下的就看他的生命力了?!顧低暌繳嚦?。

女人愣愣地看著醫生背影,轉頭看想面如金紙的梁君,握緊了雙手。

********************

話說梁君當是只感覺眼睛一黑,就陷入了一片冰冷混沌中,腦中僅存的最后一絲意識是「我就要死了嗎?也好,反正也沒有什么好留戀的了,與其活著被人嘲笑,還是解脫了好啊……」好像漂了很漫長的歲月,他那已經散漫的意識突然又集中了起來,他感覺好像看到了光。

「他醒了,終于醒了,謝天謝地啊,醫生,快來看啊,他醒了?!沽壕誶逍壓吹哪且豢?,感覺到了全身的無比疼痛,同時聽到了一個焦急又帶著興奮的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好像是那天晚上那個女的聲音。

他努力想睜開眼睛,但好像一點力氣也沒有,接著,一陣劇痛又讓他昏迷了過去。

三天后的一個早上,梁君半躺在病床上,正小口的吃著稀粥。粥是一個女人喂的。

「你感覺好點了嗎?」那女人關心的問道。

「欣姐,我好多了,你不必要太擔心了,你也應該去休息一下了,這里有護士?!沽壕醋陪俱駁乃?,說道。

柳欣欣坐在床邊,拿著碗繼續小心的喂他吃東西。聽到梁君關心的話,她一愣,接著就欣喜地說道:「只要你感覺好點就好,我怕那些護士不夠細心,還是我來照顧你吧,我不累的?!乖?,昨天,梁君又醒了過來,這次他沒有再昏迷過去。他也知道了那個女人叫柳欣欣,正是被他救的那個。他就叫她欣姐。

柳欣欣對他很關心,說是為了感謝他救了她,要親自照顧他直到他好了為止。

梁君原本不想她這樣為自己操勞,說自己救她是應該的,她無需太在意,但她還是堅持,他只好隨她了。

其實,柳欣欣之所以留在醫院照顧梁君,一方面是出于感激,另一方面,也跟她心中的一個感覺有關。不知道為什么,她看到梁君的臉龐,內心深處沒來由的感覺有種很親切的感覺,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好多年了,她跟人交往,只有淡漠的感覺,從沒有過感覺到誰親切,更不用說是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她一開始對自己說可能是因為他救了自己,但她內心深處知道不是這個原因。反正最終,她決定留下來自己照顧梁君??醋叛矍暗牧壕壞愕愫悶鵠?,她內心竟覺得有種舒懷的感覺,她喜歡這樣的感覺。

她也看出梁君好像情緒非常的低沉,仿佛對一切都有一種無所謂的態度。這兩天接觸下來,都是她問他答一句,從來不主動說話,一個人的時候就呆呆的看著窗戶外面,即使醫生明確的告訴他說他能完全康復不會有后遺癥,他也沒有表示出哪怕一點點的開心。仿佛,他的心已經冷了一樣?!桿降資薔嗽趺囪氖慮?,竟然這樣的消沉?」柳欣欣不止一次的自問。

梁君剛才勸她去休息的一句話,雖然說出來語氣很平淡,但是聽在她的心里,卻讓她高興了起來。這是他主動跟她說的第一句話,她竟感覺莫名的開心?!桿沼誆輝倌敲蠢淠?,這是好事情?!沽佬佬牡?。

接下來的幾天,梁君還是話不多說幾句,而柳欣欣也不計較,仍然是細心的照顧著他。

這天中午,梁君喝完最后一口粥,他看向柳欣欣,道:「欣姐,能幫我個忙嗎?」柳欣欣一愣,然后才反應過來。她已經習慣了他不說話。

「說吧,欣姐一定會幫你的?!顧Φ?。

「我不想呆在醫院了,我想回我自己住處那里,你跟醫生說說?!沽佬烙質且匯叮骸改鬩鱸??不行,你還沒好呢,怎么能出院呢,等過多幾天再說吧,先安心養傷?!沽佬啦淮鷯?。

「欣姐,你說你會幫我的?!?/p>

「可你…、」

「欣姐,沒事的,我的傷都已經穩定了,只差調養了,我覺得繼續呆在醫院里心里很壓抑難受,你就幫幫我吧?!沽壕岢腫?。

看到他那請求的目光,柳欣欣心里沒來由的一軟,本來要拒絕的話也沒有再說出口?!負冒?,不過我先去問下醫生,醫生說你可以出院調養了才行?!顧低晁×艘⊥肪統鋈フ乙繳?。

醫生經過再次檢查,說可以出院去繼續調養,不過要注意很多事項,柳欣欣耐心的聽醫生的叮囑,還問了不少問題,這才辦理了出院手續。

梁君是打算回自己的出租屋那里的,但是柳欣欣一聽說他是自己一個人住沒人照顧且住的地方又是出租屋那種條件不好的地方,覺得不利于他養病,就沒同意,堅持要接回她自己的住處繼續照顧。梁君見她這么說,也沒有堅持。柳欣欣見他同意自己的意見,才笑了起來。梁君見到她笑,突然之間,他的心莫名的一動。他感覺得出柳欣欣是真的關心自己的,經過這些天的相處,他對她也有了一種親切感,感覺她像自己的媽、姐姐或者什么很親近的人,總之,他也希望能多跟她多呆些時間。從她身上,他又依稀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好像還有點色彩。

梁君的雙腿雙手都受傷了,綁著繃帶,不能亂動,柳欣欣就叫了一輛房車來接他。車在市里轉了十幾分鐘,終于,在靠近江邊的一棟別墅那里停了下來。

「到家了」柳欣欣歡喜的道。

梁君一看眼前的別墅,心里忍不住猜測她是做什么的,好像很有錢的樣子,住這么好的地方,同時心里又有點不自在。

柳欣欣看出他的異常神色,忙問道:「怎么,嫌欣姐這地方不好???」「不是,我是擔心我會不會讓欣姐的家里人太麻煩了,這樣不好?!沽壕卮鸕?。

柳欣欣一聽,原來他是擔心這個,忙笑道:「放心吧,一點都不麻煩,這里就我自己一個人住?!顧低晁桶才湃稅鍰Я壕魯?,并把他安置在別墅二樓一間面向江邊、有大陽臺的房間里。

梁君一看這間房間的擺設布置,就知道是柳欣欣的臥室,當下忙道:「欣姐,這間房是你的臥室吧,我怎么能住你的臥室呢,你換一間房給我吧?!沽佬類戀潰骸敢繳的惚匭胱≡諭ǚ繽腹獬渥愕姆考?,這樣才有利于你的康復,我這里只有這間房間是滿足條件的,你就不要見外了,住著就是了,再說我可不高興了?!?。

梁君見她這么說,也只好隨她了,不過聞這房間里的芳香,他有點異樣的感覺。

就這樣,梁君就在柳欣欣家里安頓了下來。傍晚,柳欣欣親自去廚房做了幾樣清淡點的菜,喂著他吃。梁君見都是她喂著自己吃東西,感覺挺不好意思的,但誰叫他雙手都受傷暫時動不了呢。吃完東西,柳欣欣就讓他坐在輪椅上,推他去到江邊散步。

默默走了一段,柳欣欣開口問道:「君弟,你能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嗎?」梁君聽后沒有回答,過了一陣,他才道:「欣姐,其實我也沒什么故事好說的?!沽佬欄芯醯剿樾韉吐淞撕芏?,知道他不想說這個問題,就轉個話題道:

「那你說說你那天救我的時候,為什么那么勇猛嗎?是不是想英雄救美???」說完她自己突然臉一紅。

果然,她這開玩笑似的問題立即讓梁君一愣,然后他回頭,剛好看到紅著臉的她。他忽然覺得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他一笑,道:「當然了,像欣姐這樣的美女都不救還救誰啊?!沽佬蘭α?,感覺天空好象都晴朗了很多,「你終于笑了,呵呵,這么多天了,都沒見你笑過呢,是不是嫌欣姐不夠漂亮???」。她感覺剛才說自己是美女的尷尬也沒有了,就也跟著逗他。

梁君突然定定的看著她,然后用很正經的口氣說道:「經本流氓鑒定完畢,結論是,欣姐絕對是美女?!埂鈣蹲?,哪有說自己是流氓的?」柳欣欣撲哧一笑,說道。心里竟有一絲甜絲絲的感覺。

「我本來就是個流氓,欣姐可要注意了?!?/p>

「你是流氓我也不怕,難不成你還能把我給吃了?」柳欣欣回應他道。

突然,氣氛馬上變了,梁君又沉默了起來。柳欣欣見狀頓時一愣,不知道自己又說錯了什么。

沉默了一會,梁君嘆了一口氣,道:「欣姐,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故事嗎?」「你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我能理解你的苦衷的?!沽佬覽斫獾廝檔?。

「不,我想說了,欣姐,希望你聽了之后不要嘲笑我?!沽壕岫ǖ廝檔?。

「怎么會呢,不論你說什么,我都不會嘲笑你的?!沽佬爛ΡVず桶參康廝檔?。

接著兩人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好后,梁君就把他結婚后就被妻子拋棄的事情簡略的跟柳欣欣說了一遍,他沒敢說具體原因,也沒敢說他嫖娼的事情。說完后,他定定的看著她,讓他心安的是,柳欣欣并沒有露出嘲笑的神情,而依然是誠懇認真的樣子。

她認真地道:「君弟,或許很多人嘲笑你,但是欣姐不會嘲笑你,我相信你,那絕對不是你的錯,你千萬不要自己自卑和自我放棄,你要記住,不論怎么樣,我都是理解你和支持你的,你要加油??!」梁君的眼眶頓時濕潤了起來,「欣姐……」他說不出話來,他能感覺得到,柳欣欣的話是真心的。

經過這么一個插曲,兩人之間仿佛更拉進了無數倍的距離,接下來,兩人聊了很多話題,感覺竟然有很多共同話題。

就這樣,梁君在柳欣欣這里住了半個多月,兩人之間的更加的相處融洽了,或者說兩人之間的友情更深厚了,梁君人也漸漸的開朗了起來。不知不覺間,兩人都沒有感覺到,各自都已經對對方有了種依賴,見到對方的時候會感覺輕松和開心,分開的時候會想念對方。這種情形,其實已經超越了友情的范疇,只是他們兩人都不知道或不想捅破而已。

這天,梁君終于徹底康復了,去醫院經過醫生檢查確定,他已經痊愈了。醫生拆除了他身上的繃帶等物后,他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柳欣欣抱在了懷里,然后當著醫生和護士的面親了她一口,搞得她臉紅紅的,但心里卻感覺很歡喜。

這天晚上,柳欣欣特地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兩人就在臥室的大陽臺上一起飯,喝了點紅酒,以示慶祝。

飯后,柳欣欣問道:「君弟,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梁君思考了一下,搖頭道:「暫時還沒想好,原來的工作現在也丟了?!埂敢?,你就到我的公司來上班吧,憑你的簡歷和文憑,是沒有問題的,再說我也算是公司的一個小領導,還能說上話的?!沽佬瀾ㄒ櫚?。

梁君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去試試,不過,我要自己去應聘,省得到時候別人說欣姐你假公濟私?!沽佬榔訴暌恍?,用手指一摁他的額頭,道:「什么假公濟私,明明是你大男子主義心理作怪,還找借口,放心吧,我也相信你的能力,就不干涉你了,祝你好運哦?!沽壕壞閆?,尷尬的笑了笑,也沒有反駁。接著,兩人又聊了一陣子,才分開去休息了。

第二天,梁君就去了柳欣欣所在的移動分公司那里應聘。果然,很順利的就被錄用了。當天晚上,兩人又喝了一瓶紅酒慶祝了一番。

梁君提出要搬回去,但是柳欣欣不同意,說這別墅反正這么大,自己住也怕,堅持要他繼續住在她那里,就當是?;に?。最后,梁君說不過她,只好同意以后繼續住在她這里,但是,他提出一定要換個房間住。這點柳欣欣倒沒有反對,畢竟自己的閨房老是讓一個男人住也不好。

就這樣,兩人的生活就規律了起來,早上,一起去上班,下班也一起回來,然后一起吃飯,一起散步,一起去購物,一起去看電影,一起……、,總之,基本上都是形影不離。戀愛的氣息,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在兩人中間彌漫開來。

107345

【完】

=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師傅和女門徒 愛在女校教學的日子 玫瑰孕情 老婆送你玩 姊弟亂倫
?